栏目导航

服装制作

保定老行当——戏剧服装制作

更新时间: 2021-10-16

  戏剧服装制作和平常衣服的缝制相比,它的难度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从属于中国传统戏剧表演艺术的戏剧服装,属于“写意艺术体系”,是一种由生活化服装加工提炼而成的艺术化服装,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历史生活服装又并非历史生活服装,而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意象化服装。传统戏剧服装凭借和依赖物态化了的服装美学意蕴,与传统戏剧表演的程式性、虚拟性和假定性相匹配,以“为人物的传神抒情”服务为最高的美学追求目标,具有程式之美、律动之美、装饰之美和符号之美,毫不夸张地说,戏剧服装的制作可以称得上是服装制作难度之“最”。但就是这样一个专业性、艺术性非常强的老行当,在保定也是不足为奇的,在老保定城里和周边的县城就有着专门从事这项业务的作坊。究其原因,这跟保定戏剧发展的源远流长以及剧种多种多样有着直接的关系。

  保定早就有“戏曲之乡”的美誉,它的戏曲史可追溯到金代的院本,这是一个多剧种繁衍发展的地区,包括曾经活动过但后来又基本上绝迹的剧种共有20余种之多,按它们分布区域的大小可分为全区性的和区域性的两大类,像河北梆子、老调、丝弦、哈哈腔、大秧歌、北昆、高腔、京剧、评剧、蹦蹦、保定皮影等都是全区性的,其余则是区域性的。它们的分布是,横岐调主要在涿州、涞水、定兴、徐水等县,上四调主要在新城、涞水等县,新颖调在望都县,碰板调在新城县,贤寓调在定兴县,十不闲和诗赋弦主要在涿州、涞水、定兴等县,晋剧主要在与山西省相邻的西部山区,蔚县秧歌主要在涞源县,河南坠子主要在唐县,豫剧也在新城县存在过一个专业剧团。这样繁多的剧种、众多的剧团、丰富的剧目、庞大的演员队伍,所需要的戏剧服装的数量那也是难以数计的。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戏剧表演基础,在保定产生出戏剧服装制作这样的行当也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从现在戏剧服装制作的生存状态来看,定兴县肖村乡石象村和保定市北市区西园戏装店的戏剧服装制作不仅技术优良而且历史悠久。戏剧服装制作技艺的传承人定兴县石象村许茂臣,主要制作的是戏剧盔头。这项技艺最早是他太爷专门去北京盔头社学习,然后代代相传继承下来的,到他已经是第四代。许茂臣制作的盔头用料主要为棉纸、铁丝和过去木工用的古水胶。制作盔头要先根据历史、朝代和剧情唱段设计出头饰图样,然后再用刻刀把设计好的图样刻下来,用水胶粘合,做出盔头的胎形,再刷红土、立粉、贴金银、点翠、上绒球等。完成整个盔头要涉及三十多道工序,要花费三四天的时间。他们做的盔头包括戏装中的冠、盔、巾、帽等。其中冠多为帝王贵族所戴,有九龙冠、平天冠、紫金冠(太子盔)、凤冠、过翅等。盔为武官武士所戴,有帅盔、草王盔、倒缨盔、中军盔、八面盔等,巾有皇巾、相巾、文生巾、武生巾、学士巾、八卦巾、员外巾等;帽有皇帽、侯帽、相帽、纱帽、毡帽、太监帽、皂隶帽、凤帽等。他们的盔头制作产品有100多种,除了戏具盔头外,他们还制作各种道具,以及各种民间花会用品,全部是纯手工制作。产品美观大方、做工精细,符合剧情和朝代特征。民间花会用品有舞龙、舞狮、大头人、旱船、跑驴等多达几十种,脸谱也达百余种。20世纪80年代初,北京义丰戏剧服装专卖店还从他们这里订做过一副《西游记》中孙悟空的凤翅紫金冠,使电视剧中的孙悟空神采飞扬,熠熠生辉。2010年5月,定兴戏剧盔头、道具、服装制作技艺被列入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老保定城里在民国以前就有戏剧服装制作的店铺,南大街鼓楼北虽然以刻字、打磨玉石烟袋嘴、卖火镰、烟荷包和缝制成衣的小铺面为多,但其中也有着戏装头盔制作的店铺。而现在这种店铺依然存在着,保定市北市区西园戏装店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们主要生产戏曲服装和京剧服装,并且具有先进的技术,拥有一流的设计师和生产流水线,是把老行当做成现代企业的戏剧服装制作企业。他们制作的戏衣所用织品有布帛绸缎,花纹有龙云凤鸟,色彩有正副五色等,并且戏衣品种丰富多彩,包括蟒、靠、帔、褶等多种戏剧服装。并且,蟒有皇帝穿的黄蟒、文官穿的团龙蟒、武将穿的大龙蟒,还有后妃、贵妇、女将们穿的绣有龙凤的蟒袍。靠有软靠、有在背后插三角形靠旗的硬靠,都是武将的戎装。帔有及足的男帔、及膝的女帔以及花色相对的夫妻对帔。褶有花褶,即武生褶、小生褶,有素褶即青衣、对襟衣、穷衣、紫花老斗衣、安安衣等。此外,他们制作的戏衣还有大铠、箭衣、马褂、开氅、斗篷、坎肩、袄裤、裙、茶衣、八卦衣、太监衣、龙套衣等。戏鞋,既有生、净角穿用的厚底靴、武生穿用的半高靿快靴,也有渔民等穿用的矮靿洒鞋以及妇女用的彩鞋。可以说他们所生产的戏剧服装多种多样,应有尽有,适应了保定多种戏剧品种的需求。同时,他们还生产舞龙舞狮、花会服装、秧歌服装等花会用品,成为保定戏剧文化发展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在中国,传统戏剧服装俗名叫“行头”,保定对这行头的制作具有着独特的美学意蕴,他们通过现实主义、浪漫主义、象征主义三种主要表现形式,在戏剧审美客体最直观的外在形式——服装上,强化了自身在戏剧综合因素中的主动性,使之更好地服务于戏剧中人物形象的塑造和个性的表达。它们以各自的特点,丰富了保定戏曲表演需要的同时,也丰厚了保定古城的文化底蕴。